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引鸩止渴! “灰犀牛”城投公司债务发放标准放松

引鸩止渴! “灰犀牛”城投公司债务发放标准放松

三月 14
18:26 2019

中国的城投债是地方政府巨额融资的一种方式,图片来源:券商中国

3月13日,大陆多家经济类媒体报道,沪深交易所上周窗口指导放松了城投公司发行公司债的申报条件。分析指出,这样将导致城投债的规模继续飙升,加大地方政府债务潜在危机。巨额城投债一直被认为是中国经济的灰犀牛之一。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和中国证券报记者获悉,相应申报条件现在主要包括:对于到期债务六个月内的债务,以借新还旧为目的发行公司债,放开政府收入占比50%的上限限制,但不允许配套补流。

消息人士指出,该窗口指导并未发文,只是内部执行的放松申报标准。而市县级地方政府平台由于评级较低,发行仍面临投资人意愿不足难题。

放开政府收入占比“单50%”的限制

据信此举来自于中共中央的有关部署。今年二会,李克强做《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鼓励采取市场化方式,妥善解决融资平台到期债务问题,不能搞“半拉子”工程。

此次针对借新还旧发债窗口指导放开的“政府收入占比50%的上限限制”,过去一直是交易所在审核地方融资平台发行公司债时坚守的一条重要“红线”。

上交所2016年9月公告,对地方融资平台的甄别标准进行了修订,具体为:一是将“双50%”调整为“单50%”。即报告期内,发行人来自所属地方政府的收入占比不得超过50%,取消现金流占比指标;二是调整指标计算方法。为提高指标合理性,发行人计算政府性收入占比,除了可采取报告期内各年度政府性收入占比的算数平均值外,也可采取“加权平均法”(各年度源自地方政府的收入总额/各年度营业收入总额)。

根据东方金诚数据,2018年,城投债发行量约为2.29万亿,同比增长29.58%。截至2018年末,城投债余额约6.9万亿。2019年,约1.4万亿元城投债将到期(不包括2019年发行并于年内到期的短融、超短融),约0.67万亿元城投债进入回售期。

民企债务违约多,加大市场购买城投债的避险情绪

在金融监管趋严和国内外经济形势下行的双重影响之下,2018年债券市场违约事件集中爆发。而城投债信用风险明显低于其他债种,因此,在市场风险预期明显上升的情况下,更多低风险偏好投资者会选择城投债作为投资标的。

Wind数据显示,2018年7月以来,较高评级的城投债收益率就在一路下行。2019年3月13日,5年期中债城投债到期收益率(AA+)为4.31%,与2018年7月2日的5.23%相比下降0.92个百分点。

“现在市场上资质好一些的城投债都比较抢手,如市一级的城投债认购倍数达4、5倍,区县级的也有2倍左右,认购倍数都算比较高的水平。”某大行债券投资人称。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认为,由于民企债违约,市场规避情绪重新发酵,“未来城投债避险价值再度凸显”。

引鸩止渴“以时间换空间”

大陆的业内人士分析,政府此举的目的在于“缓解融资平台短期偿债压力,以时间换空间”。

地方政府的这些平台债务,过去很大程度上是倚靠卖地偿还,推友@财经真相分析“但是现在楼市不景气,收入不增还降,还要给企业减税,怎么办?继续发更多的发债,总不能债务违约吧,尽管允许城投破产,但那是万不得已的情况才行。”

从外界环境来看,去年中国经济严重下行,企业投资信心不足,因此中共中央下半年的政策风向转变,又不肯给企业真正减税降负,于是又走到要加大政府投资,让城投公司举债投资、拉动经济的老路上。

从债务形式看,放松地方债投资限制,也只是部分释放了地方融资平台的隐性债务,变成公开债务而已。

目前地方融资平台(城投债务)的规模已经很高,根据不同口径估算,总规模可能高达40-60万亿人民币。去年5月19日,前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在谈及地方政府债务时称,中国的地方债大概是40万亿,但地方政府“就没有一个想还的“。

为了防止地方债务爆雷,去年8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文称,允许严重资不抵债的城投公司破产倒闭。由于城投公司一直代表政府搞建设、搞融资活动,民企参与的好多政府工程项目都是和城投签的合同,政府借的很多钱也是以城投名义安排的。舆论哗然,网友纷纷质问:破产意味着什么?

另外,由于很多城投债务是以理财产品的方式销售,所以一旦允许城投公司破产,也被认为将导致中小投资者损失。

经济分析人士秦鹏认为,由于地方债大多投放到没有收益或者收益极低的“铁公基”项目上,所以所谓的“时间换空间“实际上很难实现,只是把债务爆雷风险后移。

“引鸩止渴罢了”。秦鹏称。

来源:希望之声 记者郑清源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