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令人震惊!少年人贩子被捕供认杀孩子卖器官视频网络热传

令人震惊!少年人贩子被捕供认杀孩子卖器官视频网络热传

四月 14
23:19 2019

韩国电视台冒死到中国拍摄“器官移植”纪录片《杀了才能活》引发全球轰动 视频截图
韩国电视台冒死到中国拍摄“器官移植”纪录片《杀了才能活》引发全球轰动 视频截图

董筱然

关于中国大陆存在的“活摘器官”现象,一直引发较大的争议。对于西方一些人权以及医生组织的谴责,中共官方一直采取否认态度。4月13日,海外社交媒体上热传一段中国大陆的视频。视频中一个少年供称,他哥哥此前已经拐骗了5个小孩,都已杀了卖器官。

4月13日,社交媒体推特热传一段影片,上传视频的推友表示,这是在中国某地一个小区里,一个少年人贩子在拐骗儿童时被抓到,刚送进小区保安室时,该少年人贩子、孩子家长及保安的对话。

这个少年对保安供称,他哥哥已经拐骗了五个小孩,并且都杀了。保安问他是不是杀了卖器官,他回答说是。在场的民众气愤议论,一个保安忍不住,还在他脑袋上打了一下。

有推友转发这则推文时表示,“为什么全世界的器官需求者都到中国去移植?为什么在中国一周时间就能配对成功?为什么那么多失踪的大学生和孩子?为什么监狱里死的人直接火化不让人去领?为什么流浪汉宁愿饿死在外面也不去救助站?为什么新彊的、西藏的……看看这个吧!”

“活摘”从字面上分析,“活”指“活人”,“摘”指“摘取器官”,连起来就是“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最早曝光于2006年。当年3月,一名叫安妮的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的前职工冒着生命危险向国际社会揭开了“中共活摘器官”的黑幕。

安妮说,他的丈夫在1999-2004年在上述医院工作过,“他是一名脑外科医生,参与摘除法轮功学员眼角膜手术,包括部分在法轮功学员活体上摘除眼角膜…我指证这家医院发生了大量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脏器,肝脏和眼角膜等器官骇人罪恶。部分被强行摘取器官的法轮功学员活体被扔进用锅炉房改建的焚尸炉里”。

安妮在2003年底知道了此事,她无意中看到了丈夫的日记里面的描述。那时他的丈夫已经精神恍惚,“他说你不知道我多么痛苦,因为这些法轮功学员是活的,如从死人身体上摘除器官这还好说,这些人都真的还是活的!我是说现在医院都还有法轮功学员被关押,我希望这个事情能够尽快的在国际社会曝光,能够救活这些还没有被杀的人。另外我也希望将事情曝光,给我的亲人赎罪”。

据外媒揭露,中共体制内摘取活人器官用于“器官移植”已有几十年历史,所谓“反革命”、西藏和新疆的少数民族都相继成为“活摘器官”的对象。2000年左右,随着中共对法轮功群体的残酷迫害,大量法轮功学员被关进地下集中营,成了中共最大的“活摘器官供体库”。因此,镇压法轮功带来了器官供体的激增,从而带动了整个中国“器官移植”产业的急速扩张,“活摘器官”成就了中国医疗界迅速崛起的一个暴利行业。

在安妮之后,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中共“活摘”民众的器官。尽管证据越来越多,但很多人还是觉的“匪夷所思”,难以置信;还有的人认为是“造谣”。不过常言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如果做了坏事早晚要露馅。2007年,大陆媒体的一则报导将“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推至风口浪尖。

2007年第15期《南风窗》杂志《乞丐之死背后的器官交易》一文报导了乞丐仝革飞被摘取器官的全过程:“2006年11月9日晚,王朝阳伙同王晓辉、刘会民、王永良将被害人仝革飞(乞丐)捆绑至行唐县上方村南的废弃旧变电站院内的房子中。王朝阳用事先准备好的工具将仝革飞拘禁,之后王朝阳与医生陈杰等人联系买卖人体器官的具体事宜。2006年11月15日凌晨5时许,被告人王朝阳在废弃旧变电所内先将仝革飞勒死,之后欺骗医生陈杰等人称是被法院刚执行完死刑的人员,让其将肾脏、肝脏器官摘取,王朝阳得脏款1.48万元。”更惊悚的是后面一段话,“王朝阳7月3日在法庭上供述说,‘正切割时,仝革飞突然抬起手臂抓了一个医生的臂膀一下,有名医生踩住仝革飞的胳膊,很快就弄完了……’”

该案发生后,王朝阳被判处死刑。而涉事的几名医生不但没有受到追责有的还得到升迁。对于王朝阳欺骗医生陈杰等是死刑犯一说更讲不通。医生在做“器官移植”是需要有“器官移植”同意书的签字才行,这也证明他们的“按需杀人”的罪行被更大的保护伞掩盖起来。可想而知,该篇文章再也没能出现在中国的互联网。《南风窗》的总编朱学东自述,他被逼写了从事传媒业的第一个检查,“时任广州宣传部部长王在会上把我骂个狗血喷头,后来还在大会说此举简直比……反动派还反动……。”

无独有偶,2015年1月28日的网易新闻又刊登了题为《河南一农妇肾被盗 寻找3年无果》的新闻,称“2008年河南农妇徐秀英在医院进行B超检查时被告知,陪伴自己40多年的右肾‘不翼而飞’了。为了弄清楚谁“偷”走了自己的肾,徐秀英开始不断寻找证据、诉求法律。”人还活着,器官却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消失了,要么是器官自己消失了,要么是被“活摘”了,你更相信哪个呢?

就连中共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都说漏了嘴:“对某一气功团体和异议人士进行器官摘取和尸体加工的指控,不能让父母独自承担!那是当时上面高层有相应政策,特别是得到了某首长的支持,是当时大气候下进行的!全国各地许多部门都在做,公检法部门、军队、医院都在参与……”

2016年12月,移民美国的红二代对阿波罗网表示,从下令“活摘”法轮功器官后,“活摘”杀人牟取暴利已经在中国大陆全面铺开,“活摘”的对象也已经扩大到社会各个角落,因为一旦开了这个口子就刹不住了。

他说,现在不光是法轮功学员,不管什么人能拿来杀的都杀了卖器官。除了被关押的人,还包括那些无依无靠的流浪人员,都被有关机构以“关怀生活”为名,纳入“活摘数据库”,一旦配型成功,这个人就会“失踪”。在大陆还有以招工为名,骗来大量年轻劳动力集体关起来“活摘”的。

除此之外,拐卖小孩“活摘器官”,也成了这个恐怖产业链中的一环。虽然中共官方极力掩盖此事,但民间对此早已心知肚明。

人之初,性本善。一个有人性的人往往无法相信“活摘器官”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就如当年犹太人向国际社会痛诉纳粹的罪恶和集中营时也根本没有人相信。因为人们认为那是魔鬼才会做的事情,而充满血性、富有正义感的正常人类是不会那样做的。但是今天魔鬼站在你的面前也可能只是披着一张人皮而已,因为它自己都在《共产党宣言》中说出了本质,“一个共产主义幽灵在空中飘荡”,遗憾的是,如今还有一部分不能认清它。

澳洲大选

如果今天澳洲大选,您会把那个党派放在第一位?

View Results

Loading ... Lo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