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垃圾焚烧是灾难 中国生态的未来正在被烧毁

外媒:垃圾焚烧是灾难 中国生态的未来正在被烧毁

四月 15
12:15 2019

2016年7月3日,广东肇庆市居民,连续2天上街抗议政府在该市禄步镇建设大型垃圾焚化炉计划。 图片翻摄网络
2016年7月3日,广东肇庆市居民,连续2天上街抗议政府在该市禄步镇建设大型垃圾焚化炉计划。 图片翻摄网络

岳文骁

美国双月刊杂志《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近期报导关注中国新的环境问题——城市垃圾处理,认为中国惯常的垃圾焚烧处理无法解决根本问题。而且这是一场潜在的环境灾难,正在烧毁中国生态的未来。

《外交政策》题为“中国(中共)正在烧毁其(中国)生态的未来”(China Is Burning Away Its Ecological Future)的文章指出,这(中共发展垃圾焚烧厂)是一场潜在的环境灾难。

文章指出,在中国,“垃圾到能源”(Waste-to-energy)被错误地推广为是“循环经济解决方案”,其论点是燃烧垃圾的过程中能回收部分能源,但实际情况远非如此简单。

文章分析,焚烧不会消除垃圾,只是减少了体积,每吨垃圾产生约0.3吨灰烬,其中90%是无毒的底灰,可在炉下收集,但另外10%是飞灰,是危险垃圾。焚烧垃圾过程的各个阶段都会产生污染物排放,包括渗滤液、锅炉和煤灰、炉排筛屑、空气污染控制残渣和飞灰等。

“垃圾到能源”技术并不环保,因为它需要非常高的温度,因此会反过来产生最大量的污染物二恶英(dioxin),这样导致能源回收与减少二恶英排放在技术上无法相容。

二恶英是一种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很容易进入食物链,并且极具毒性。尽管复杂的过滤器被用来防止其在空气中释放,但是现在没有技术可以阻止二恶英的形成,这是燃烧的自然结果。其它有害物质,如呋喃、重金属和纳米粒子中含有二恶英,而飞灰中同样含有二恶英。

文章指出,飞灰的处理极其重要。在技术最发达的国家,飞灰将被倒入防渗袋中,并埋入特殊的垃圾填埋场,例如德国埋在盐矿。其它国家试图通过将飞灰与其它物质,如水泥混合来使其稳定,从而制造出固体材料,用于人行走道、建筑等。

但是在中国,包括飞灰在内的污染物排放主要通过填埋来处理。中共“十三五”规划还规定,如果某个省没有足够的土地用于新的垃圾填埋场,焚烧残渣可填埋于邻近省份,以此“鼓励相邻地区通过区域共建共享等方式,建设焚烧残渣、飞灰集中处理处置设施”。

文章认为这是一种令人担忧的情况。虽然规划中制定了一些规定来控制飞灰,但不幸的是,这些规定实施性很差。在许多情况下,毒灰与普通垃圾一起倾倒在垃圾填埋场,没有任何监督或适当的信号标识。

另外,虽然《中国环境法》要求在主要污染物排放单位应该建立垃圾焚烧设施,并应积极报告其环境状况。但在具体操作上,污染单位的这些信息常常不向公众提供。

《外交政策》的文章强调,中国的环境破坏已经非常严重,估计2013年就有超过160万中国人口死于空气污染。根据绿色和平组织的报告,中国的水污染已达到警戒线,位于中国八大省市的主要江河一半以上在2015年被确认“不适合人类接触”。而中国当前面临的新环境问题是城市垃圾处理问题,垃圾焚烧不仅无法解决根本问题,还对中国生态的未来造成巨大隐患。

资料显示,在中国,垃圾通常会通过垃圾填埋场(60.16%)或垃圾焚烧(29.84%)来进行处理,有时甚至未经处理而排放(8.21%),但这样的比例每年都在变化。由于垃圾填埋场占地大,无法满足发展中城市的需求,因此垃圾焚烧正在增加。

据安徽省芜湖生态中心2018年7月18日发布的《359座生活垃圾焚烧厂信息公开和污染物排放报告》披露,中国目前拥有359座垃圾焚烧厂,遍布全国各地29个省市自治区。到2020年,中国将拥有大约500座垃圾焚烧厂。

尽管中共政府宣称垃圾发电厂是处理垃圾的清洁方式,但民众经常反对建造新的垃圾焚烧炉,因为这会导致更多的污染,抗议活动在中国也到处爆发,见诸报导的包括湖北、湖南、广东、海南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