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避让和尚-怨毒之心(23)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避让和尚-怨毒之心(23)

四月 15
20:38 2019

请收听:《阅微草堂笔记》是纪晓岚晚年所著。记录的都是他自己耳闻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还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经历的。可信性很高。他的文章风格质朴简淡,自然妙远;本书内容丰富,知识性很强,读来饶有兴味 。

今天我要给您讲的是阅微草堂笔记里关于:“避让和尚”的故事

明经(明经是汉朝以来考试的一种,取中的人就称为明经)张晴岚说:有一个寺庙的楼上是藏经阁,藏经阁里一直住有狐狸,庙里的和尚们大多都住在楼下。有一天,酷暑难当,天气实在太闷热了。

有个打包僧(即云游僧人)嫌下面太噪杂,就自己搬到楼上去住。楼下的和尚们忽然听到房梁上有狐狸说话声:“ 各位暂且各回自己的住所,我的亲属不少,我要移居阁下。”

和尚们问它:“一直都住在阁上,现在为什么忽然要搬到下面来?”

狐狸就说:“ 因为有和尚在这里。”

和尚们又问:“ 你还避让和尚吗?”

答说:“和尚是佛之弟子,我怎么敢不避让?”

和尚们问:“ 那我们难道不是和尚吗?”

狐狸半晌不答。这些和尚问个没完,狐狸最后说:“ 你们自以为是和尚,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我的堂兄懋园听说了这件事,说:“ 这个狐狸黑白是非太分明,可是这件事也可以使儒释道三教中人,深深自省啊!”

不是披了袈裟,念了弥陀,就是和尚了。佛主要看人心。

———–

怨毒之心

某御史因犯罪而被判死刑。 有个参与审理他的案子的官员某甲,白天午后休息,恍惚之中看到那个被处死的御史。吃惊的问:“您有冤屈吗?”

回答说:“作为御史收受贿赂,出卖奏章,于法当诛,伏法而死,我有什么冤屈呢?”

某甲又问:“即然不冤,您为什么来见我?”

答说:“因为对您感到遗憾哪。”

某甲问:“负责审理此案的官员有七八个人,其中像我一样与你有旧交的也有两三个人,为什么唯独对我有遗憾呢?”

御史回答说:“我与你过去有过嫌隙、隔阂。也不过都是因为升官进阶中的互相排挤、倾轧而已,不是什么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然而在我对簿公堂时,君虽然由于避嫌而没有发问,但却阳阳有德色(您自己觉得没有逼问我,没有落井下石,就好像是对我的宽宏,因而觉得自己了不起,对我有恩德。);我被定案时,您虽然也说些假客套的虚词慰藉我,而隐隐对我含有轻薄之意。实际上,是别人是依据法律处死我,而您是因为有旧怨而以我被处死为快事。患难之际,这是最伤人心的,我怎能不遗憾呢!”

这个某甲听到这里,惶恐不安惭愧的向御史谢罪说:“如此说来,您要报复我吗?”

这个御史又回答说:“我按法律当死,怎么能报复你? 可是您的居心如此,自然不是得福之道。(自然不是得到福报的有德行为。)也用不着我来报复。我只是心中不平,特意让您知道知道罢了。”这御史说完这话,某甲当时若睡若醒,睁开眼已经看不到御史。只见书案上的剩茶还没有凉。但自己心里觉得不得劲儿,惘然若有所失,被亲友发现了,就暗地里问他怎么回事? 他就把梦中情景从头至尾详述出来。长叹说道:“幸亏我还没有落井下石,他还都这样恨我。曾子说过:‘哀矜勿喜。(意思是对遭受灾祸的人要有怜悯之心,不可幸灾乐祸。)太对了!”

后来这个亲友对别人讲述这件事,也长叹一声说:“负责审理案件的人,一旦有了私心, 即使判罪得当,这个罪犯都还会不服气,意不平,何况是判罪不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