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卫河船夫-乩仙卧虎山人(27)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卫河船夫-乩仙卧虎山人(27)

五月 11
13:46 2019

请收听:今天我要同您讲的是阅微草堂笔记里关于“卫河船夫”的故事。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来到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节目。我是苑怡。《阅微草堂笔记》是纪晓岚晚年所著。记录的都是他自己耳闻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还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经历的。可信性很高。他的文章风格质朴简淡,自然妙远;本书内容丰富,知识性很强,读来饶有兴味 。

今天我要给您讲的是阅微草堂笔记里关于:卫河船夫

先太夫人讲的:说沧州有个姓田的轿夫,他母亲得了水臌病,眼看就要死了。听说景和镇有一个医生有特效药,可以治这个病。景和镇离轿夫的家相距一百多里。于是第二天天还没亮他就启程一路狂奔往景和镇而去,亏得是平时做轿夫,练就的飞毛腿。买药而回又是一路狂奔,那时天才刚有点黑,跑到卫河边时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

到卫河要上渡船过河,可是那天却赶上河水暴涨,水势汹汹,没有船家敢渡他过河。这轿夫心急如焚,没有办法,不由得仰头对天大声哭嚎,泪随声下。大伙虽然都很同情他, 可也都没有办法。没人敢渡他。

哭喊之际,忽然有一个摆渡的船夫解开自己的船的缆绳,嘴里呼喊着:

“如果真的有神,有天理,这个人如此孝心,就不会淹死。来来,我渡你过去 。”

奋然开船,鼓起风帆,横冲白浪而行。只是一弹指的功夫,就到达了东岸。周围看着的人们都不禁合掌高诵佛号,感戴神灵。

先父姚安公说:“这个船夫对神佛的信仰之笃定超过了大儒者啊。”

平日都说信奉神佛,但遇到事情才可以看出来是否真信哪。

———–

乩仙卧虎山人

田白岩家扶乩,降临的乩仙自称是卧虎山人。大家都烧香拜祷,唯独一个狂放的后生倚着茶几斜着身子坐着,说:

“走江湖的术士,练熟了手法,不过戏弄人罢了,哪有神仙天天任人召唤的?”

话刚落音,就见乩坛上写出了一首诗 :“鹈鹕惊秋不住啼,章台回首柳萋萋。花开有约肠空断,云散无踪梦亦迷。小立偷弹金屈戌 ,半酣笑劝玉东西。琵琶还似当年否,为问浔阳估客妻。”

狂生看后大惊,不觉得就双膝弯了下拜(禁不住屈膝下拜)。原来这首诗是他几天前写了偷偷地寄给过去相交的妓女的,并没有存下底稿。

卧虎山人又下判词道:“这首诗幸亏没有寄到,寄到的话将又出现第二个步飞烟了”

(步非烟是唐代传奇小说中的一个人物,为情而死) 。

判词还写道:“这个女子既然已经从良,你这样做就是勾引良家妇女。白居易只不过是写了一个寓言故事,你却要付诸实践,来真格的吗? 历来所传的风流佳话,大多都是下地狱的根源。昨天我偶然看见阴间冥官记录籍册,就记了下来。业海滔滔,回头是岸,山人多嘴,实在是出于一番苦心,先生不要怪我多言吧。”

狂生瞠目呆立几案旁,面无人色。后来过了一年多就死了。

我见过的乩仙,只有这位不谈人的吉凶祸福,而只是喜欢劝人改过向善,是灵鬼中的耿直之士吧。先父姚安公一直讨厌乱祭祀,不管是谁都拜。唯独遇到这位乩仙,则一定会恭敬的作个长揖,说:“这样方正严格,即使是鬼也值得尊敬。”

0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There are no comments at the moment, do you want to add one?

Write a comment

Write a Comment

9 + 9 =


下载手机App收听

走入澳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