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狐女-陈女借尸还魂(30)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狐女-陈女借尸还魂(30)

六月 01
23:01 2019

请收听:今天我要同您讲的是阅微草堂笔记里关于“狐女”的故事。

《阅微草堂笔记》是纪晓岚晚年所著。记录的都是他自己耳闻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还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经历的。可信性很高。他的文章风格质朴简淡,自然妙远;本书内容丰富,知识性很强,读来饶有兴味 。

今天我要给您讲的是阅微草堂笔记里关于:狐女

我的堂兄旭升说的:从前我们村子南头有个女狐狸精,曾经迷惑了许多少年,人们都叫她‘二姑娘’。我们同家族里有个人,心里想着要活捉这个女狐,但是没有告诉人。

一天,他在荒废的苗圃里看到一个美丽的女子,心里怀疑可能就是那个二姑娘吧。于是自己就对着这个女子唱那些淫词艳曲,很高兴的对她以目传情,还掐了一把草花扔到那个女子的面前。只见那个女子也露出了欢欣的样子,弯腰俯身正要去拾起他扔过去的那束花。

忽然一下子警觉,跳后好几步,说:“您心里有恶念。” 说着就跳过断壁破墙跑了。

再后来,有二个书生在村外的东岳庙僧房里住宿读书。一个书生居住在南屋,就和这个二姑娘相好了。另一个书生住北屋,对南屋的一切都不知道,也看不见。

有时候这个住南屋的书生觉得这个二姑娘来的太晚了,有点奇怪,怀疑她是不是到北屋那个书生那里去了?

就开玩笑的问这个女狐:

“你是不是‘左挹浮丘袖,右拍洪崖肩耶?”

意思就是你是不是一心二用啊?

那个狐女说:“你不因为我是异类而鄙薄我, 所以我也为悦已者容。北屋的书生心如木石,我怎么敢去接近他呢?”

南屋书生又说:“那你何不学那登徒子赋里说的,登上墙头去偷窥,引诱他一番,也许可以打动他?未必就能做到三年都不动心,如果能使他改变,也可以使他不至于在人前摆出一副道学家的面孔了。”

狐女说:“磁石只能吸引铁针,如果品类不同,就吸引不动。别多事了,免得自讨羞辱。”

当时我和族兄旭升都在先父姚安公身旁服侍,姚安公听完旭升这段叙述,说:“以前我也听人讲过这件事,事情发生在顺治末年。居住北屋的书生,好像就是我们的族祖雷阳公。雷阳公是一位老副榜(贡生),除了熟读八股以外什么别的也不会。唯有心地朴诚,就是狐妖也不敢近身。由此可知,凡是被妖魅蛊惑的人,都是因为自己首先萌生了邪念。”

陈女归胡 借尸还魂

王兰泉少司寇 (司寇,古代一种官职,其职责是驱捕盗贼和据法诛戮 大臣等等,有些相当于现在的政法委。)说:中丞(古代一种官职)胡文伯的弟媳妇,死了一天又苏醒了过来。但是所有的家人她却都不认识了。就连她丈夫也不许靠前。细问才知道她是陈家的女儿借尸还魂。问她家住哪里,离胡家仅几十里地远的地方。于是胡家派人去把她家里人找来,她竟然一个个都认得。这个女子不愿意留在胡家,胡家的人拿镜子让她自己看,见到自己已经完全不是自己原来的模样了。无奈只好就和胡文伯的弟弟做了夫妻。

这件事和《明史·五行志》里面记述的司牡丹那件事一样。当时闹到官府,官府当时断案,原则是从形不从魂。就是按照外形来断属于哪家,而不是按照灵魂来判。因为外形、相貌是实在的,有据可依的;而魂灵却是虚无的,看不见摸不着。如果根据灵魂来判断这个人的归属,恐怕一定会有人趁机耍诡计,以实现自己的奸计。所以要这样断案,以防患于未然。

0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There are no comments at the moment, do you want to add one?

Write a comment

Write a Comment

6 + 2 =


下载手机App收听

走入澳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