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父子间的善缘与恶缘:报恩与报怨

【民间传说】父子间的善缘与恶缘:报恩与报怨

八月 09
16:12 2019
文/宋宝蓝
以宽容和善良化解累世的宿怨,化解悲剧,才是生命解脱的所在。(shutterstock)

以宽容和善良化解累世的宿怨,化解悲剧,才是生命解脱的所在。(shutterstock)

 

亲缘,犹如一根绵延不绝的丝线,牢牢地系在每个人身上。从一些民间记载看这些亲缘的故事,背后有着怎样的涵义?或是报恩,或是讨债,亦或是探寻人生真谛。古老的故事打开思想的结,了解亲缘的组成。

清朝时期,有一位官员依法行事,向来胆量极大,但是一碰到钱财,他就心惊胆战,惶恐不安。一位父亲深深疼爱自己的儿子,不料儿子19岁那年去世了。去世前,说出一桩前世秘辛,令人惊叹。

惧怕钱财有夙因 贪官转世为清官

晚清官员陈其元探讨人世,是否存在轮回之说,他列举了祖父陈万森的例子。

陈家高祖陈镳,在云南当官时,总督某公贪暴无度,官员作事稍微不慎,不称他的心意,他就写奏章加以弹劾,所以当地官员都小心翼翼地对待他。

有一天,总督下令陈镳购买二百两纯金。陈镳领命,赶紧到店里去买。每十六两白银换一两黄金,买齐之后,他折算好价格,列好明细,送到了总督府。

谁料,总督一见明细,当庭大怒,厉声斥责,下令不要了。想必,总督贪腐惯了,没有想到陈镳会折算好价格,如此给他“送礼”。

从此以后,总督吹毛求疵,百般责难陈镳,动不动就呵斥万端。陈镳见他实在无理取闹,打算辞去官职,返回家乡。

时逢朝廷言官弹劾总督贪污受贿,天子命相国刘统勋来到云南审理此案。刘统勋初来乍到,陈镳前去拜见。刘相国认定陈镳是总督的私人朋友,所以拒绝见他,同时派官吏包围总督官署,搜索证物,得到一个账本,上面记载着行贿受贿的名单,谁谁送了多少银两,而且记载明确,分毫不漏。

而在陈镳的名下,总督写着大大的几个字:“某天送来二百两赤金,索价十六两银换一两金,已悉数发还。”刘统勋看了账本,知道了陈镳的为人,遂即大加重用他。

刘相国将总督关进监牢。昔日,所有趋炎附势,攀附总督的人,一夕之间全都散了,没有一人过问他的处境。只有陈镳为他准备日常饮食,以及衣服鞋袜。

刘统勋奉命将总督押回京城时,陈镳又馈赠了总督千两白银,资助他路途上日用所需。此时此刻,总督大感惭愧,在他落难之时,才知道谁是真正关心他的人。

总督不禁叩首于地说:“我真是有眼无珠,没有早些结识您。此行如果还能生还,我一定会报答您;倘若我罪孽太重,罪不可赦,那就来世作您的子孙,以报答您的恩德!”

总督被押入京城后,天子见他罪孽深重,一道圣旨赐他自尽。

时光飞逝,转眼十多年过去了。陈镳也已老迈,回到家乡侍奉亲恩。先前在云南发生的事,他也早就忘记了。

一天,陈镳坐在书房闭目养神,忽然有人传话说:“某某总督来了。”他刚要起身迎接,却见总督已经来到眼前,依旧戴着珊瑚冠,穿着官袍。

总督向陈镳跪拜,说:“恩公,我来报恩了。”陈镳刚要扶他起来,他已经径直走进女眷内室。这时,陈镳一下惊醒了。他正在讶异“总督怎么来了”,就见家人赶来报喜,说儿媳刚刚为他生下了第四个小孙子。

婴儿满月后,乳娘抱他出来。这孩子一见到陈镳就咧起小嘴,莞然一笑。陈镳摸着婴儿的头说:“我的孙儿,将来你再作官,千万不要再贪污了。”婴儿听罢,嚎啕大哭。

陈镳晚年居住在石门,附近邻家有二个童子。一天,陈镳见到他们,惊讶于他们的相貌,于是招呼他们来到家中,让他们一起和孙儿读书。这二个童子长大后,功成名就,分别是:陈万青大学士与陈万全侍郎。因为这段因缘,陈镳为孙儿起名万森。

陈万森长大成人后,入仕为官。他对自己的子孙说,他这一生为官,依法行事,胆量极大。惟独每次见到财物时,就会心惊胆战,惶恐不安。他恐惧财物的原因,或许就是源于前世未泯的宿根。

这个家庭中,祖孙结下了善缘。总督为了报恩,托生成陈家孙儿。在另一个家庭中,父子之间的缘分,读来颇为沉重。悲剧的故事,作为反面教训,使人们了解亲缘的组成,还有其它方式。

谋人财产 仇家投生 作子讨债

江苏省睢宁县,有一个富豪叫梁石柱。他有一个聪明孝顺的儿子,平日很是疼爱这个儿子。顺治末年,他的儿子年满十九岁,一天,身体抱恙,竟然一病不起。梁石柱为此悲痛万分。

这个儿子临死之前,忽然直呼父亲的名字,揭开一桩因缘。他说:“我的前世是徐州某某,带着三百金和你的前生一起去做生意。一天,我得了痢疾,于中途上厕所时,你乘机用锋利的刀,把我刺死了。然后,你又割伤自己的手,诬陷我到你家偷窃财物,反而被你所杀。我死之后,转生到睢陵县王家,二十年前的王某就是我。我死后三年,你也死了,也在睢陵投生,即如今的你。”

“以前,我一直找你都没有找到。一天,偶然到县里交纳银钱,忽然在柜台间碰到你。一看到你,我就怒火中烧,奋力挥拳揍你。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

“你因为和我素不相识,所以就不介意。我回家之后,仅仅几天就忧闷而死。接着投生到你家,作你的儿子。至今已有十九年了。

“我估算了一下,我出痘时,你花了一笔钱,为我请老师也花了一笔钱,给我娶媳妇也花了一笔钱,考试拜门生也花了一笔钱,其余的还有零星花费,算下来,你已经还清了欠我的三百金,但你还没有偿命。

“然而你待我非常好,我也不忍心再伤害你,就此离去,恐怕阴曹地府不会饶恕你。”说完,这个儿子就死了。

不久之后,他磨了一把尖枪。有人问他:“你磨这个干什么?”他回答说:“今年是荒年,我们这里穷乡僻壤,万一盗贼出没,可以自卫。”但是有一天,他把尖枪的长柄插到墙里,将锋利的枪尖对着自己,自戕身亡。@*

亲缘背后的秘辛,交织着不尽的恩怨,每一个人都有他的生命故事,也都有他存在的意义。有悲剧,有喜剧,如果能从中梦醒,以宽容和善良化解累世宿怨,化解悲剧,才是生命解脱的所在。

事据《庸闲宅笔记》卷1,《安士全书》卷下

 

选自:epochtimes.com

 

0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There are no comments at the moment, do you want to add one?

Write a comment

Write a Comment

6 + 1 =


下载手机App收听

走入澳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