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司禄之神-泥娃娃(40)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司禄之神-泥娃娃(40)

八月 11
00:18 2019

请收听:今天我同您讲的是阅微草堂笔记里关于“文昌司禄之神”的故事。

《阅微草堂笔记》是纪晓岚晚年所著。记录的都是他自己耳闻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还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经历的。可信性很强。他的文章风格质朴简淡,自然妙远;本书内容丰富,知识性很强,读来饶有兴味。今天我要给您讲的是阅微草堂笔记里关于:文昌司禄之神

算命先生虞春潭,他给人推算,大部分都很灵验。又一次他去襄阳、汉阳一带游历,与一位读书人同船,两人相谈甚欢,十分投机。

时间长了虞先生发现这个读书人不睡觉也不吃饭,心里怀疑他非仙即鬼。夜里暗中问他。

读书人回答说:“我既不是仙也不是鬼,是文昌帝君治下的司禄之神,有事到南岳去。因为和你有缘,所以能够聚在一起盘桓几天。”

虞春谭问他:“对于命理算命,我自认为理解颇深,懂得很多了。可是有一次我推算某人应当大贵,可是竟没有灵验。您是主宰功名、禄位的,一定知道缘由吧。”

读书人说:“这个人的命本来是应该大贵,但他太过于热衷做官,所以就被消减了十分之七。”

虞春谭说:“热中做官,也是人之常情,为什么冥间对这个惩罚这么重呢?”

读书人答说:“凡属热衷于做官的,其中强悍的必定会倚仗权势作威作福,必定阴狠而且刚愎自用;而那些个比较软弱的则总是要想方设法保住自己的官位,这样的人一定是心地险恶而且深藏不露。还会仗势作恶,保住官位,一定会导致他们勾心斗角,争宠斗胜,互相倾轧,一定会排挤别人。至于到了排挤这一步,那就会根本不看这个人是好还是不好,只论是不是与自己是一伙的,即党同伐异;也不管那件事情是不是该做的,只看对自己有没有好处。这样的人做了官,那坏处弊端说都说不完哪。你说的那个人他的恶行是贪婪而且残酷,他的寿命都要消减,何止是禄位讷!”

虞春谭记住了这位读书人的话。过了两年多,那个人果然死了。

—————

泥娃娃

我(纪晓岚)两三岁时,经常看见四五个小孩,穿着花衣服,戴着金钏,和我一起玩耍嬉戏,他们都称我‘弟弟’,很喜爱我的样子。等我稍大时,就不见了。后来我把这事告诉了先父姚安公,父亲沉思好久,忽然想起来了,说:“你前一个母亲生前一直没有孩子,很是遗憾。就叫尼姑用彩色丝线拴了神庙里的泥孩儿带回家来,放在卧室内。她还给每个小泥孩都起了小名,每天还都给他们供上果品,就像喂养孩子一样。她去世后,我叫人把这些泥孩都埋在后院了。你见到的那些小孩子,一定是这些东西。”

父亲担心这些东西日久成妖,打算让人把它们挖出来,可是因为年头久了,记不住埋在什么地方了。

前母就是家母张太夫人的姐姐。有一年适逢前母忌日,家里祭奠之后,家母张太夫人睡午觉。 忽然梦到前母用手推她,说:“三妹太不经心,怎么能叫小孩子玩刀呢?”

家母梦中愕然一下子惊醒,就看见我正坐在她身旁,手里玩着家父姚安公的革带, 挂在上面的佩刀已经出鞘了。

家母和家里人这才知道灵魂回家接受祭祀是确有其事。所以古人才说侍奉死人要象侍奉活着的人一样啊。

0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There are no comments at the moment, do you want to add one?

Write a comment

Write a Comment

6 + 2 =


下载手机App收听

走入澳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