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香港)反送中运动 香港大律师梁家杰:正邪对决

【视频】(香港)反送中运动 香港大律师梁家杰:正邪对决

八月 11
00:25 2019

 

中共搞群众斗群众香港牺牲最大香港人不能退让

港澳办主任张晓明称希望亲共香港「爱字头」组织发挥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中流砥柱作用,梁家杰资深大律师指张的发言是挑动群众斗群众,中共使用这一套伎俩付出的代价是最少的,但香港的牺牲是最大的。(大纪元合成图)

中共港澳办及香港中联办日前就香港局势在深圳开座谈会,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冀亲共香港「爱字头」组织在香港乱局中发挥作用,梁家杰资深大律师指出,张的发言是挑动群众斗群众,中共使用这一套伎俩以最大地牺牲香港人为代价,是更加可耻的行为。

周三(7日)与会的香港人士有550多人,当中包括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省级政协常委,香港主要「爱字头」政团、社团领袖,相关青年团体、教育团体、专业团体负责人,驻港中资企业负责人等。

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在会上承认香港正面临主权移交以来「最严峻的局面」,并称香港的抗议活动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徵。他重申挺特首林郑月娥、挺警队。并说:「希望爱国爱港力量要发挥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中流砥柱作用。」

对於张晓明形容香港目前的反送中(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运动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徵,公民党主席、资深大律师梁家杰表示,在周一听到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上的言论令他担心,更让他联想到六四:「周一,当我看到林郑记者招待会的时候,有一个画面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就是1989年5月的北京,李鹏总理的说话。他将一个爱国的学生运动,反贪腐,变成一个反革命暴乱。为27军开枪杀人铺路。」

「群众斗群众」香港牺牲最大

对於张晓明提到「爱字头」政团及社团的角色,梁家杰认为,释出了一个讯息,就是中共出动军队的机会少,更可能的是动用民间群众斗群众来解决问题:「我不清楚共产党的盘算是什麽,但是我分析,现政的中共不能没有香港……那麽(中共)做了一样更加可耻的行为。如果你留意到张晓明的发言,我觉得第一次以他层级的身份处理香港事务的官员,是挑动群众斗群众这一套伎俩。因为使用这个伎俩,中共付出的代价是最少,而香港的牺牲是最大。我觉得这样是对不起香港人的。」

林郑是港颜色革命之母

林郑月娥在周一记者会上指反送中运动变质时,提到了她注意到抗议的口号出现了「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语句,因而推断运动变质,梁家杰反驳说:「『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从来不是三百万人之中大部分人的口号,不需要我的提点。现在是他们(林郑政府)自己去制造出一场革命。正如我们说的,梁振英是港独之父一样,你自己用香港大学学生会的出版社那本书(《学苑》),来大吹大擂,吹嘘港独,那麽就是港独之父。林郑自己说,有人搞革命,颜色革命。那麽她就是颜色革命之母。对否?这是使我感到非常反感的行为。」

反送中让潜伏香港共产党员现形

梁家杰认为,反送中已经发展到了一个重要的关口。「其实,我们认真留意一下,这个反送中运动已经有些成就。第一、阻止了(通过)恶法。使我们不需要每天想东西时,想到我会不会给送到北京受审。第二、揭露了很多在香港建制之内共产党的力量。这些可能是潜伏了三四十年的共产党员。现在全部出现了。香港人看清楚了,要处理,要不,是轰走这些人。现在是港人治港嘛。要不,是要管理这些人。」

他续说,再有一个成就是将公民社会团结了不少,「2014年的时候在雨伞运动中79天的占领,出现了年轻人称我们为『老屎忽』(意指恃老卖老的人),而我们这班人之中有一部分人是不想与这些年轻人坐在一起开会。五年後,现在我们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而且,在我们过去两个月所表现出的机智、勇敢、不断的反省以及创意,已经撼动不仅香港人心,其实是世界很多不同的、热爱民主的、法治的、自由人权的人民艳羡的掌声。」

谈到中共若不出兵,而是以本地黑势力来对付香港人,梁家杰指香港会牺牲最大。他解释说:「哇!元朗那些白衣恶煞出来殴人,打到背脊开花,还无需负责,这不是香港的牺牲吗?香港曾几何时见到官、乡、黑、警勾结的。这会使香港沉沦的。你有否见过一个金融中心会有警、官、乡、黑勾结的,有吗?这不就是香港的代价。但它(中共中央)不用付出代价,因为它没有派解放军,那麽香港仍然是『一国二制』,你们各自去打斗。这是极之无赖,这是对不起香港人的行为。」

梁家杰指出,香港可以在这个纷乱的世代之中,仍然站稳民主制度最核心的价值,「自由、人权、法治」,「有一些年轻人,尤其表现出那种勇敢、坚毅、创意。我觉得,我们千万不要前功尽废,如果被共产党挑衅,然後发起他们最到家的群众斗群众的运动。而我们跌入这个陷阱中,那麽真是前功尽废了。」

变成自由人权法治保卫战

反送中运动发展至今,梁家杰认为,香港人没有退路:「如果(整件事件)是来自中南海的最高指示的话,那麽香港唯有捱一捱这一棍子。因为发展至今,我也不觉得香港可以退让,因为没得让,因为是一个香港的健康力量和邪恶力量的对决来的。以前的香港人未必看得如此清楚,但是经过这个送中条例,经过元朗白衣人(袭击无辜市民),经过这个乡黑勾结这麽清楚的证据铺陈在面前之後,我想香港人真的觉得这是一个保卫战来的,是香港的保卫战,是香港的核心价值,还有固有价值,我们的自由人权法治的保卫战,此战不能输。」

他续说:「(中共)这一个真正自私、残酷、无良、可耻的政权,要把它推倒。所以不争朝夕,我们要想办法继续延续下去,政治运动无论何时都要增加自己的支持者。」反送中运动发生到现在,有很多建制支持者变了,尤其是7.21元朗袭击事件,让他们看到香港政治制度原来有那麽大的缺陷。

这是一场道德力量之战

反送中运动最近新增了一项诉求,就是争取真正普选立法会及特首。对於运动今後的走向,梁家杰认为,还不到110日年底的区议会选举是一个黄金机会:「我们希望可以透过参选,或者助选,组织选举到多点区,向居民和选民多解释,为什麽香港出现这样的败相,为什麽出现的特首是害香港人的,为什麽保皇党与特首是一夥的、一起去陷香港於不义,还脸不红耳不赤!」

他指,区议会的议员,其实除了修桥筑路、换灯泡、通下水道外,他们是有他们的政治功能,如有一百多个区议会议席是在特首的选举委员会里,现在被保皇党垄断。另外全港十八个区议会,很多时候都为政府的政策比如一地两检、港珠澳大桥等保驾护航,制造一些支持政府的民意。

谈到在面对极权,道德力量的重要性时,梁家杰同意「这是一个道德力量之战」。

他说:「我相信林郑之所以做这麽多事去抹黑这个运动,也是想争取回一些道德力量。林郑从2月刚开始推送中条例就已经很明显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是消除(在台湾被杀)死者和家人的伤痛,这件事在後来几个月已越来越清楚。当这个披在狼身上的羊皮被揭开的时候,林郑其实已经完全失去道德力量。她当然是没有政治的认受性来管治香港,因她不是普选产生,现在连最起码的道德力量也已消失了。」

最後梁家杰同谈到「Be water」,他指「be water」不只是说你在冲锋陷阵的最前线可以灵活调动,另一层意义或更深的意义,「就是你会心怀大局,在真的面对一个局势形势的改变之时,你可以将这个运动在目前的成果和基础之上,再向前推。既然这是一场不争朝夕的运动,为何我们不可以与它斗长久呢?因为我经常都这样说:过去和未来去角力,过去是必败,未来是必胜,问题不在乎朝夕,因为我们问可否、会否也是多余的,因为未来是必胜的,我们不需要问会否,只问何时。」

0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There are no comments at the moment, do you want to add one?

Write a comment

Write a Comment

5 + 4 =


下载手机App收听

走入澳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