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忠狗四儿-阴器(41)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忠狗四儿-阴器(41)

八月 11
19:45 2019

请收听:今天我同您讲的是阅微草堂笔记里关于“忠狗四儿-阴器”的故事。

我在乌鲁木齐时养了几条狗。辛卯年蒙恩遇赦回乡,一只取名叫四儿的狗,恋恋不舍的跟着,赶也赶不走。竟然一路跟随到了京城。一路上,四儿守护行李箱子甚严,不是我亲自上前,就是家里的僮仆都不能取出一件东西来。如果不理睬它,稍微靠近箱笼,四儿就会像人一样的后腿站立,发怒咬这个人。

一天,要翻山过辟展的七达坂,达坂译成汉语就是山岭,七达坂意思就是说这山有七重,曲折陡峻,称为天险,很难翻越。我的辎重行李一共有四辆车,一半在岭北,一半在岭南,天已漆黑,不能全都翻过山去了。四儿这只狗就独自卧在山巅,左右守望,看护行李。 一见有人影就疾奔过去查视。

我特意为这个四儿写了两首诗:

“归路无烦汝寄书,风餐露宿且随予;夜深奴子酣眠后,为守东行数辆车。”

“空山日日忍饥行,冰雪崎岖百廿程。我已无官何所恋,可怜汝亦太痴生。”

记得就是四儿当年的这件实事。回到京城家中后一年多,一天晚上四儿被毒死了。

有人说:“家里的奴仆们嫌四儿守夜太严,所以用计把它杀死了,却推说是盗贼把它毒死的。”

这是想当然吧。我收葬了四儿的尸骨,打算给它起个坟,立碑题字“义犬四儿墓”;然后再雕四个家奴的石像, 在各自胸部刻上他们的名字,让他们跪在四儿的墓前,这四个人是赵长明、于禄、刘成功、齐来旺。

结果有人说:“把这四个家奴安置在四儿的墓旁,恐怕四儿不愿意。”

于是我就没有这样做。 仅仅在这几个家奴的住室上题写了“师犬堂”这几个字。

当初,翟孝廉送我这只狗的前一天,我做梦梦到已经去世的仆人宋遇给我叩头说:“知道主人从军万里,现今来给您服役。”

第二天就得到四儿这只狗。因此我很清楚这是宋遇转生的。可是宋遇生前为人十分阴险狡诈,是群仆的魁首,为什么生作狗了反而如此忠心耿耿了呢? 难道是他自己知道正是因为前生造了恶业堕落为狗,悔过从善了吗 ?也可说是将功补过了。

——————

阴器

古代用于葬礼的器物,叫阴器。后来人们又做纸车纸马用于葬礼。

孟云卿写的《古挽歌》中说:“冥冥何所须?尽我生人意。”

意思就是人死了到了冥间,不知道还需要什么吗?这些不过是尽我们这些活着的亲人的心意罢了。 借此来使自己的悲痛稍减。

可是我的大儿子汝佶病危时,他的女儿让奴仆为他焚烧一匹纸马, 汝佶本来已经断了气,

却又苏醒过来说:“ 我魂魄刚才出门,茫茫然的不知道该往哪里去。遇见老仆人王连升给我牵了一匹马来,送我走。遗憾的是那匹马是跛足,颠簸的很不舒服。”

那个被指派焚烧纸马的仆人一听哭着求饶,

说:“是我的过错。点火时不小心弄折了一条马腿。”

还有我的六堂舅母常氏, 在她弥留之际,

嘴里喃喃自语说:“刚刚去看了新房子,挺好的。就只是东边的墙壁损坏了,没有办法了吗?”

旁边守护的人过去查看她的棺材,果然发现左侧有一个洞穿小孔。那些做棺材的木匠和监工还都未曾发现这个洞呢。

0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There are no comments at the moment, do you want to add one?

Write a comment

Write a Comment

4 + 1 =


下载手机App收听

走入澳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