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山西商人江西客-負心背德之獄(32)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山西商人江西客-負心背德之獄(32)

六月 16
11:30 2019

請收聽:今天我同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於「山西商人江西客」的故事。

《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於:山西商人江西客

有個山西商人,住在京城的信誠客店。穿戴,僕從,車馬裝飾華麗,氣派闊綽。對人說他是來京師按照官府規定,納捐謀取官職的。就是買官的啦。

一天,有一個貧窮的老人來要見他。僕人見這老者十分落魄,拒絕為他通報主人。這個老人就自己站在客店門口等候,等了很久才得以見到。這個山西商人見到老者,對老者神情冷漠,很冷落的樣子。上了一杯茶之後,也沒有噓寒問暖,老者慢慢的流露出請求他幫助的意思。

商人很不高興的嗆白說:「 我現在捐官的款項還不夠,哪裡又有多餘的錢幫到你呢?!」

老者意下很不平,於是就對眾人詳細講述以前這個山西商如何窮困,一直靠老者生活十幾年。後來老者又資助這個商人百兩銀子經商,漸漸致富。而自己現在卻因為被罷官生活無著,聽說他到來,心中歡喜,以為可有了救星了。自己也沒有什麼奢望,只是想如果能夠得到他當初資助這個商人的百兩銀子,能夠還點欠債,自己這把老骨頭能夠返回家鄉,就知足了。可沒想到就是這點要求都達不到。說完難過,老者哭泣不止。這個商人在一旁卻絲毫不為所動,就像沒聽到老者說的話一樣。

這時旁觀者中有一個也住在這個客店的江西人,自稱姓楊,向這個山西商人作揖然後問道:「請問這個老者說得話是真的嗎? 」

山西商人不由得漲紅了臉,說:「是這麼回事,但恨我現在沒有能力報答他呀。」

楊姓江西人說:「您就要做官了,不愁沒有地方借錢。如果現在有人肯借你百兩銀子,一年內償還,不取分毫利息,你願意拿來回報他嗎? 」

山西商人勉強答道:「很願意。」

楊說:「您就寫個借券吧。百兩銀子我出。」

山西商人迫於公眾議論,不得已寫下了借據。楊收了借券,打開一個破舊的箱子,取出百兩白銀交給山西商人。山西商人怏怏不樂的接過來給了老者。楊又付錢要店家準備酒飯,留老者和山西商人一起喝酒。老者很是高興,山西商人只是草草應景,直到散席。老者再謝離去。楊姓客人幾天後也搬到別的地方去了。從此再無消息。

後來山西商人檢點自己的箱子,發現少了百兩白銀,可箱子的鎖及封條標識都是原樣,沒有動過,一點兒線索也沒有,無處查詢。

還少了一件狐皮坎肩,卻在箱中發現一張當票,寫著贖資兩千。算起來大約相當於那個江西楊生用來準備酒飯的費用。這時山西商人心裡才明白,這個姓楊的原本是一個術士,路見不平,姑且和他開個玩笑,借以警示吧。同旅店的人知道了這事,都暗中稱快。山西商人心中既慚愧又沮喪,也搬走了。沒人知道他到哪裡去了。

紀曉嵐感嘆說,知恩必報,這是天理。有恩不報,天不容情。

—————

負心背德之獄

佃戶曹自立,大略認識幾個字,不多。有一次偶感風寒,昏迷中被一個看起來象是衙役的人帶走,路途中又遇到一個衙役。這個衙役看見曹自立,就說抓錯人了,兩個衙役互相爭辯了很久,最後還是決定把他送回去。回來的路上經過一個地方,這個地方圍著的大牆是用石頭砌的,周長大約有一里。 牆裡面濃煙滾滾,紫煙翻湧,烈焰熊熊;門頭的匾額上有六個斗大的字。曹自立不全認識,就用心記住了每個字的點划偏旁回來了。對人說起這事,根據他回憶的筆畫來推斷,那六個字似乎是『負心背德之獄』。

0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There are no comments at the moment, do you want to add one?

Write a comment

Write a Comment

6 + 6 =


下載手機App收聽

走入澳洲